景岚芝脸色倏地变了,声音拔高:“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?陆星跟你说我让她别回来的?”

一直没说话的傅启明也沉了脸,严肃的看向傅景琛:“你怎么这么跟你妈说话?翅膀硬了不把我们做父母的放眼里了是吗?”

他是翅膀硬了。

傅景琛坐在单人沙发上,右手搭在扶手上,指尖轻轻敲了几下,看向他的父母沉静道:“我没有指责你们,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,也没有不把你们放在眼里,我很尊重你们。你们说公司要我打理,这些年我自认做的很好,不需要你们操心,你们可以安享晚年,我尽到了儿子的责任。”

“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不会推脱半分,唯独结婚,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他声音淡淡的,有点像谈判桌上的镇静的谈判官,淡定自若。

景岚芝和傅启明皆是一楞,傅启明先反应过来,怒道:“婚姻大事怎么可能是你一个人的事,你看看你那些叔叔伯伯家的子女,哪个结婚不是挑个能给自己锦上添花的对象?”

傅景琛眉头微皱,淡声道:“我不需要别人给我锦上添花,而且那也不是给我的,是给傅家的。”

景岚芝紧紧皱着眉,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不似往日的儿子,厉声道:“你跟程霏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,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还想着陆星那丫头不成?”

“我没说过我要跟程霏结婚,是你们的意思。”傅景琛站起身,看向他们,“事实如何,程霏很清楚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景岚芝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“我今晚还有应酬,先走了。”

傅景琛知道她已经听清了,没有再重复,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。

景岚芝还处于震惊中,傅启明沉沉看向他,忽然开口:“改天让陆星丫头回来一趟。”

傅景琛脚步一顿,转身看向他们,沉声道:“如果你们想指责她,或者拿道德绑架她,我是不会带她回来的。”

“你说的什么话!我们现在连见都没见她,怎么指责?现在是你在指责你老子!”傅启明怒喝,气得胸膛起伏,“我和你妈是陆星的监护人,她回来难道不应该来看我们吗?”

“陆星早就过了18岁,你们已经不是她的监护人了。”傅景琛站在几米开外,神色淡漠,“我是在跟你们讲道理,陆星一直拿你们当长辈,她尊重你们,但是你们没有。站在我的角度考虑,你们是我父母,我不想跟你们吵,但陆星处于弱势,我不会在明知道她回来会受委屈的情况下,还让她回来。”

傅启明锐利的目光盯着他,忽然觉得有些可笑,他儿子理智得不可思议,他却暴怒的像个孩子。

哎,果然是翅膀硬了。

未完,请展开阅读全文。如果显示不完整,请从网址阅读:quanben.io/n/aibuyichi/20.html

[温馨提示]请到 quanben.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