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星一晚上都有点心神不宁,整个夜晚都在做梦,好梦噩梦循环着打扰她睡觉——

那天傍晚,傅景琛看着她扎起的马尾,微笑着对她说:“挺好看的。”

陆星惊讶地盯着他脸上的笑,那是他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夸她,她还以为他在故意取笑她,狠狠瞪了他一眼,又羞又气地跑了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他不在,陆星也不敢问,以为他又走了。

心下怅然,早知道就不跑了,跟他多说几句话。

洗完澡她窝在房间里做题,头顶上的灯又开始“滋滋”响,已经响了好几个晚上了,估计快要烧坏了吧,她怕添麻烦,没好意思告诉景岚芝和傅启明,让他们帮忙找人来换一个。

她想过自己买回来换,但那个灯也不是普通的灯管,她不知道要买哪一种,即使买了她也换不了,只好作罢。

那个灯“滋滋”了几个小时后,突然灭了,房间里瞬间只剩一盏小台灯还在发着幽幽的光。

这几天每晚都听着那个滋滋声,陆星其实心里一直在发毛,都有些神经质了,整栋别墅只有她和两个阿姨住一楼,跟她的房间隔了一个走廊,琴姨在她十五岁那年去世了,以前就住在她隔壁。

灯灭的那一瞬间,陆星忽然觉得毛骨悚然,她拼命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习题上,但好像没用,她心里发毛得根本做不了题。

她本想上楼找景心,今晚跟她一起睡,等明天一定跟他们说灯坏了的事。

她看了眼时间,已经快12点了,景心肯定早睡了。

最后,她抱着书本走到空****的客厅。

原本客厅只留了一盏浅黄的落地灯,她把客厅的吊灯打开,方才觉得一颗心落了下来。

高考生熬夜复习是常事,陆星不是那种脑子特别聪明的孩子,她成绩好完全是因为她勤奋。

她安静的复习,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忽然有道灯光从阳台射进来,隐隐听到外面有车开了进来,陆星盘着腿坐在地毯上东张西望,过了一分多钟,听见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,她愣愣地望向门口走进来的人,傅景琛看到她也是一楞: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

原来他没走啊,陆星开心的笑了笑:“我在做数学题。”

傅景琛在她身旁坐下,拿起她的试卷看了一眼,她纤细的手指指过来,软软的求他:“这个我不会,你教我好不好?”

傅景琛本来想叫她去睡觉的,闻言侧头看向她,点了点头。

未完,请展开阅读全文。如果显示不完整,请从网址阅读:quanben.io/n/aibuyichi/19.html

[温馨提示]请到 quanben.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