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 魑魅魍魉

临安公主在家中正等着别人护送蒋南归来,然而左等右等,却都见不到心爱之人的踪影。到了黄昏时分,一辆四轮马车悄悄装着一个很大的箱子,马车停在临安公主府的后门,驾车的人丢下一个大箱子便走。

守门人见到这一幕十分惊讶,却见到那黑漆木的大箱子上贴着封条,只写着六个大字:临安公主亲启。很快,这个箱子被送到了公主府的客厅,临安公主听闻护卫的禀告,心烦意乱地站了起来,走到箱子面前,冷声地道:“什么人送来的?”

护卫低下头道:“回禀公主,奴才们去查看的时候,那送箱子的人已经走了。”

临安公主的目光落在了那箱子上,因为心情不好,她只以为是谁家送来的礼物,便随口道:“打开吧。”

护卫早已习惯了这种常?词樘?)囱樱钗囱胧窃缫巡炀醯搅硕苑降男卸杌率郑痪俨斯健?br /

李未央看着自己的母亲,慢慢地道:“娘,你是觉得我的手段过于阴狠残酷了吗?”

郭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看着那边跪着的三个儿子,又看看眼前温柔美丽的女儿,柔声道:“其实我对郭平的憎恶之心不在你们之下,若有机会我也绝不会绕了他,只不过你父亲他……”

李未央笑了笑道:“只不过,父亲依旧对他们心怀仁慈,顾念着手足之情不肯下狠心,既然父亲不肯,我就代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,又有什么不妥呢?”

郭夫人看着李未央,女儿面上的倔犟和坚强是她从未察觉到的。想了想,终究笑了起来,道:“罢了,这样也好,与其让他一直生着这块心病,不如快刀斩乱麻,痛一痛也就好了,以前那郭平虎视眈眈,害得我们日夜难安,如今他不在了,我心头倒也轻松了许多,只不过,你父亲心头的怒气怕不好熄灭啊。”

李未央看了那边抓耳挠腮的郭敦,又看了看一脸无所谓、闭目养神的郭导,还有手里悄悄捧着一本书的郭澄,笑了起来道:“我想,三位兄长是不会在意多跪两天的。”

郭夫人点点头道:“这三个啊,和他们的两个哥哥可不能比,从小到大也是跪惯了的,皮糙肉厚,自然不怕什么,只不过那女人又要来闹事儿了!”

郭夫人说的那个女人,到底是指谁呢?李未央脸上露出一丝惊奇,不过很快她便见到了郭夫人说的人,而且正是晚饭时分闯了进来。郭夫人原本想命婢女挡住她,可对方不管不顾。命人打伤了婢女,怒气冲冲地闯到了大厅之上。

齐国公正在和陈留公主说话,猛地听见门外有人喊道:“清平侯夫人到!”

齐国公急忙起身,就见到自己的姐姐脸色严峻,已然踏入门槛之内。清平侯夫人便是当时任氏的第三个孩子。论年纪,她比齐国公还要长上两岁,是那三兄妹之间年纪最小的,

李未央原本正在一旁,陪着陈留公主说话,看到这副情形觉得自己不宜在场,便躬身道:“各位长辈说话就是,嘉儿先告退了。”

郭夫人刚要点头,让她早点离去,不要牵扯到这场纠纷,却听到清平侯夫人冷哼一声道:“站住!”

李未央笑容满面,躬身向清平侯夫人行礼,然后道:“嘉儿见过姑母。”

清平侯夫人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,随即笑容变得更冷:“原来你就是郭嘉吗?一个在外流落了不知多久的野种,有什么资格唤我一声姑母?”

李未央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陈留公主和郭夫人却是齐齐的一变!郭夫人脸上的恼怒已经压抑不住了,她冷冷地道:“大姐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,嘉儿是我的女儿,她回到郭府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,你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,直说便是,野种二字断然不许再提!”

清平侯夫人冷眼瞧了她一眼道:“我说话的时候,还轮不到你开口!”

郭夫人面色变得更加难看,从她进门开始,清平侯夫人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,说到底,这个女人的控制欲太强,因为齐国公夫人是一个十分有诱惑力的位子,清平侯夫人早就想过把自己的小姑子嫁过来,亲上加亲,却没有想到这个提议被陈留公主拒绝,她不能如愿以偿,自然会迁怒。这么多年以来,两家除了必要的交往很少聚会,此刻她突然到访必定是为了郭平的事情。

齐国公对此心中有数,淡淡地道:“大姐为何突然至此,有什么事让下人传话告诉我一声就好,请上座吧,来人!为清平侯夫人奉茶。”

清平侯夫人冷笑一声道:“罢了,我不坐下,我不过有几句话,说完就走,你如今已不是过去的三弟,按道理说,我夫君的爵位还不如你,我应该向你叩拜才是啊!”

这实在是诛心之言,齐国公听到这话,面色微微发白道:“大姐这样说就太折煞我了。”此刻已有婢女到一旁取了座位,移到清平侯夫人的身后,恭敬地道:“夫人还是请先坐下吧。”

清平侯夫人看都不看一眼,满脸的怒容:“你们不必殷勤!郭素,我且问你,大哥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你非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吗?”

齐国公一愣:“大姐怎么说出这些话来,我向来敬重大哥,从来不曾有丝毫的怠慢,如今这事情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,大姐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“误会?男子汉敢作敢当,你竟然敢陷害大哥,为什么还要藏头藏尾的?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?大哥刚刚藏好了军报,就被人偷了,不偏不倚还在那蒋南的身上查到,还有你的好女儿,还有那三个好儿子,口口声声指认大哥,你当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吗?你居心何在!?”

清平侯夫人的面容,与昔日的任氏最为酷似,高高的额头,大大的眼睛,一张刻薄的嘴,此刻她神情严厉地逼问着郭素,让他身为弟弟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,看着清平侯夫人咄咄逼人地站在他的面前,他仿佛看到任氏质问他母亲的时候,那种毫无愧疚的模样。

郭素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冷意,不再觉得愧疚:“大姐,那一天我才知道大哥竟然是大历的奸细,和那蒋南互通书信不说,还妄想将布阵图传出越西,这都是证据确凿,板上钉钉的事,大姐若是有疑问,不妨去问一问九泉之下的大哥好了!来问我又做什么呢?我若是参与了此事,今日陛下早已将我斩首!我何故如此安好的站在这里?”

这几句话把清平侯夫人气得地面色发白,她轻蔑地道:“你以为玩那些障眼法我就相信你了不成?我不是三岁的孩子,你不用小瞧我,你教唆自己的子女去冤枉大哥,根本就是为了拔除我们这些对你有威胁的人,因为你这爵位是偷来的、抢来的、骗来的!你自己都坐不住!根本不必分辨,我早已看透了你的心!”

说着她突然泪水大滴大滴地涌出,一屁月殳 后宫小说网 坐在后面的凳子上,手指着齐国公指责道:“郭素你果然狠毒啊!你小的时候我们三兄妹对你关爱有加,有什么都不忘了你,纵然两位兄长后来因为继承爵位的事情,与你生了嫌隙,可我总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即便他们做错了事,你也应该看着父亲和我的面上,饶他们一条性命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!大哥被斩首,二哥被流放,好好的一个家,被弄得家破人亡!你现在满意了吗?你还有什么心肠?还有什么诡计?索性都冲着我来吧!虽然都是姓郭的,但我的母亲只不过是被抛弃的糟糠之妻,而你的母亲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!我早就知道你们母子容不下我们,不要总是摆出一副受到委屈的模样,究竟谁才是被迫害的大家心里头都有数!你现在翅膀硬了,一个一个的迫害过来!我现在就站在这里,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吧!不要在背后耍那些阴谋诡计!”

这一串连珠炮似的怒骂,郭素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心里一急,面上几乎铁青:“大姐这样说,让我真的不知如何辩驳,一切都是大哥所为,他是咎由自取,我该做的能做的,都已经做了,所以我不必再向你解释。”

清平侯夫人没想到这个向来心肠柔软的三弟被自己一逼,反倒变得铁石心肠起来,不由伸手抹了一把泪水道:“你不要怪在大哥的身上,我知道他的性子,若没有人陷害他,他却不会做出如此行径!”说罢她站了起来,面目森然地道:“郭素,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!你以为你现在是齐国公,又把大哥二哥给杀了,就万事大吉了!告诉你,我若是这般好处理,就枉自为人了!我今天给你撂下一句话来,前面的路还是黑的,你好自为之吧!”说着她转头就走,在门口却看见了李未央一直站着,不由冷笑道:“好一个凌厉的丫头!”

李未央微微一笑道:“不知姑母有什么见教吗?”

清平侯夫人面上露出了一丝充满恨意的神情:“那一日你所说的话,我都听说了,果然是个狠毒的丫头,有乃父之风啊!不过我告诉你,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?你耍出如此阴谋诡计,终有一天要大白天下的,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做人?!什么郭家小姐,齐国公府,我呸!”

她啐了一口,那唾沫几乎要喷到李未央的面上!

李未央向后退了一步,冷笑一声道:“姑母,如此泼妇行径不觉得失态吗?”

清平侯夫人瞠目结舌地望着她,眼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:“你说什么,你敢叫我泼妇!”

李未央笑容却更盛道:“姑母,郭嘉纵然做错了什么,也有父母教训,你越俎代庖又作出如此低贱举动,不是泼妇又是什么呢?”她最后一句话声音说的极低,“像你这等不要脸的撒泼之人,是父亲才体恤你,若是换了我,早已将你打了出去!”

清平侯夫人向来娇纵惯了,在外面她装着亲善,到了郭府,她越发肆意,此刻听了李未央所言,不禁怒从心起,扬起手就要给她一个巴掌!就在此时,赵月一把捏住了她的手骨,清平侯夫人惨叫一声,整个人向后退去!

赵月好心一般地松了手,随后扶了她一下,躬身道:“夫人慢走,夫人千万小心,天黑,路滑。”

清平侯夫人像是看见鬼一样,连着倒退三步,她的目光在李未央和赵月的脸上游移不定,想要发怒却终究是不敢,只是满脸恨意地看了李未央一眼,扭头摔帘子走了。

李未央望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留公主,慢慢道:“祖母,莫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心才是。”

陈留公主笑了笑,淡淡地道:“这孩子刚刚抱来我这里,也不过是两岁的年纪,当时她怕黑,一个人不敢睡,总是哭哭啼啼的要我陪着她,那时我还没有素儿,便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好好照顾,当时她对任氏还没有多少印象,便与我十分的亲近,可是,过了些年我才知道,她留在我身边,不过是因为她那母亲叮嘱她,将来要找到机会将我这个后娘赶下台,把这主母的位置重新还给她,我再如何努力,永远也比不上她亲娘在她心里的位置,甚至这么多年来,她对我最后一丝的尊重都没有了,人家所谓的白眼狼,恐怕她比白眼狼还不如啊!”

陈留公主的面容带着一丝沧桑和悲伤,李未央笑了笑道:“这世上有太多猪狗不如的人,祖母将她当作畜生就是,不必理会。”

齐国公看了李未央一眼,却是叹了一口气,对于这个女儿的所言所行,他其实心中有数,但李未央说的不错,他过去就是过于仁慈,才让这三兄妹如此的不知进退,若是早一点拘束着他们,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。说到底郭平的恣意妄为,郭藤的嚣张跋扈,以至于清平侯夫人的不知礼数,都和自己的纵容有关!他慢慢地道:“这件事情怕是不会善了,嘉儿你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李未央看着郭素,却是微微一怔:“父亲的意思是?”

郭素淡淡地笑了笑道:“你这个姑母,我是最了解她不过了,逼急了什么阴狠无耻的手段都耍的出来,当年为了让她的小姑成为齐国公府的国公夫人,不知在暗地里做了多少的小动作,其中有很多的手段都十分的下作狠辣,你要多多提防她才是。”

若非齐国公彻底好寒心,也不会说出这番话。李未央的笑容变得更深了,她轻声地道:“是,父亲放心便是。”

齐国公终究长叹了一声,看了郭夫人一眼道:“叫那三个孩子起来吧。”

郭夫人的笑容重新出现在了脸上,她没想到,清平侯夫人闹了一场,反倒让郭素清醒了过来。这样也好,看清了那三兄妹的狼子野心,翻脸就翻脸吧,为了他们责罚自己的三个孩子,实在让郭夫人于心不忍啊!她笑容满面地道:“好,我这就让他们起来!”

李未央却拦住郭夫人道:“不,娘,还是我去吧。”

郭夫人点点头,看着李未央面带笑容地走了出去,随后笑道:“国公,你能够想开,我还真是意外。”

齐国公却是面带寒霜道:“还不是你纵容着你的女儿,还有那三个小畜生闯下这么大的祸!不只是清平侯夫人,也不只是临安公主,咱们这回还得罪了雍文太子,哼,有得瞧了!”

郭夫人想了想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陈留公主微微一笑,道:“魑魅魍魉总是不少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不必多想了……”

府门外,清平侯夫人从国公府出来,原本满面的怒容却收敛了起来,仿佛刚刚那怒意都是故意作出来的一般,此刻已然变作一副深沉之色,她冷冷地望了一眼国公府高大的门庭,唇畔勾起一丝冷漠的笑容。上了马车,低声吩咐道:“去临安公主府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编辑:托你的福,看到蒋南之死,我午饭不用吃了

小秦:可以帮你减掉两斤肉,不用谢了

Ps:如果觉得残忍,写过了的童鞋,你能要求女主这恶鬼投胎的装菩萨吗?你能去午门口买猪肉吃吗?不能吧,所以,进错了地方,只能自己默默点x,不用特意善良的来留言,看到了我也不会改,改好了我也还是渣,就让我这样继续渣吧。